• 钢笔 - 半粒米
  • 手表 - 半粒米
  • 功能主义杂货店
  • Keina Style

Mark Jamotillo插画作品

Mark Jamotillo,美国插画师、设计师,这组限量版明信片是Mark为美国歌手Eddie Vedder在多个城市的演出所制作。

Nino Batista摄影作品

摄影师Nino Batista来自美国,擅长人体私房与汽车摄影,他的作品曾多次登上诸如Playboy这样以男性读者为主的杂志上。

Jamie Ro游戏插画作品

Jamie Ro,新西兰插画师,现居美国,就职于ArenaNet。作品以游戏插画类为主。

Ronny Behnert摄影作品

来自德国的视觉摄影师Ronny Behnert就是例外。自2007年捡起照相机的那一刻,Ronny一直热爱与积极从事着自己的职业,这组照片的拍摄让Ronny在日本整整耗时近一个月。跨越日本6000多公里的来回,每一副作品画面都诠释着安静,祥和,简约的唯美与大气的气息。

挪威Naust V设计

位于挪威西海岸小村庄Vikebygd的船屋是由建筑事务所Koreo Architects与Kolab Architects设计,Naust(船屋)是挪威沿海比较常见的建筑。船屋是实用简单材料建成的功能性建筑,过去专用于存放船只和捕鱼工具。现如今,海上捕鱼业不景气,许多船屋便转换成了休闲场所。

Steve Shi插画作品

Steve Shi,美国插画师,现居洛杉矶,目前就职于游戏公司,其作品也主要为游戏类插画。

Mort Künstler插画作品

Mort Künstler,美国插画师,出生于1931年,其作品大多关注美国内战时期及美国文化,他为杂志、书籍和电影绘制封面和海报。

Patricia Reyes摄影作品

Patricia Reyes,瑞典摄影师,现居斯德哥尔摩。

Asimenia Limni白兰地酒包装设计

希腊Asimenia Limni白兰地酒包装设计,由工作室Kommigraphics设计,灵感来自于当地的Pamvotida湖周围的图像元素,如鸟、鱼、贝壳、睡莲等,清新的蓝色与白色突显了强烈的希腊风格。

Futuracha Pro:充满时尚魅力的字体

可能你想象不到,竟然有一款字体上了众筹,而且已经筹集到了8万多美金了。这款字体就是Futuracha Pro字体,由希腊字体设计团队holy设计,字体内包括希腊文、英文、数字以及标点符号,2012年设计,截止到目前已经在180多个国家累计下载达到了245000次。

Studio Lindfors的插画作品

Studio Lindfors,美国设计工作室,位于纽约。

Tiago Hoisel的插画新作

Tiago Hoisel,巴西插画家,他拥有超凡的绘画及Photoshop技巧,他的作品大部分都是在Photoshop完成,而且是没有采用外挂、笔刷或是图片等的辅助,完全就是以手工完成!他的作品诙谐幽默又带着夸张的风格,受到许多广告代理商及出版商的青睐。

Angela Buron摄影新作

Angela Buron,西班牙摄影师,她的摄影作品风格怪异,常以自己身体为主题,来拍摄一些超现实的场景,让你匪夷所思。这次的作品也是以身体作为题材,但是玩的却是对称与非对称的视觉效果,手变成了脚,脚换成了手,很奇怪,对不对?

Roby Dwi Antono插画作品

Roby Dwi Antono,印度尼西亚插画师,现居日惹,他的作品充满趣味性,受Mark Ryden和Marion Peck的影响比较大。

可站立的耳机-Kyumin Ha

由韩国设计师Kyumin Ha设计的这款耳机自称为“Gravity”耳机,这款耳机特别的地方在于,在没有任何支撑的情况下可立在平面上,耳机与桌面形成一个角度,在水平和垂直之间能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效果。这与一般的耳机平躺在平面上不一样,他们通过多次研究设计让耳机的头戴处与耳扣处的重力得以抵消,从而创造出这种失重的效果。看上去很酷。

Anna Podedworna插画作品

Anna Podedworna,波兰插画师,作品以游戏插画居多。

Justin Rosenberg的摄影作品

来自洛杉矶的摄影师Justin Rosenberg擅长人体摄影,他的作品通常在野外拍摄,将大自然与裸体相结合,以此来表达人与自然之间最本真的联系。

Franck Bohbot的摄影作品

Franck Bohbot,来自法国的建筑视觉摄影师,出生于1980年的他目前定居于纽约。

Lisa Beta的插画作品

Lisa Beta,俄罗斯女插画师,现居莫斯科。

Tim Doyle的插画作品

Tim Doyle,美国插画师,现居得克萨斯。

Johannes Hoehn的摄影作品

德国风光摄影师Johannes Hoehn是当之无愧的风光摄影清流,现居于科隆的他由于那儿的自然环境所以对于自己的作品有着独到的角度,人们还流传着“没到科隆即没到过德国”的说法。